培正小散文001:踏踏炮仗花

這晚溜狗時,看到將軍澳某家中學的圍牆外,長滿了一種似曾相識的花朵,赫然是開得燦爛的「炮仗花」。但跟我記憶中的「炮仗花」有點不同,它們是黃色的。

我記憶中的「炮仗花」,是紅色的,真的像炮仗一樣鮮紅。它們也是長在學校的圍牆上,卻是在圍牆之內,正是培正的中學部與小學部接壤之處,大操場與大樓梯之間那段圍牆。

當我還是小學生之時,就已經不時跟同學們溜上中學部嬉戲。記得有同學教我,那些小如尾指、紅彤彤的小花是「炮仗花」,然後二話不說,他就將之摘下來,丟到地上,再出腳用力一踏;據說,這樣做會發出像燒炮仗的聲響云云。

我也有樣學樣地照做了,一時之間,滿地都是「燒過了的炮仗」。說實在,那只能算是「啵」的一聲而不是「炮仗聲」,不過大家也一樣可以踏呀踏,玩上半天。誰叫我們這些港童,從來沒有機會玩過真正的炮仗?我們直把花兒當炮仗,將之催了毀了,只求聽到一聲「啵」,彷彿誰踏出來的「啵」聲較響,誰就威一點。

如今培正的校園內,還長有「炮仗花」嗎?有的話,我反而會很驚訝。每次駕車經過母校,都只見新的建築物從不可能的角度「生長」了出來,實在令人嘖嘖稱奇,然而「校園」的「園」字已經變得很遙遠。

沒有「園」,何來「花」?或許有人會告訴我,他們把「炮仗花」種到後山的那個甚麼甚麼紀念園了。我會笑問:還可以讓我隨手摘一朵,丟在地上踏踏嗎?

 

余銘

(稿於二○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零時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