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熱血編輯部 Editors on Fire】第2章:命名會議

熱血編輯部 Editors on Fire

【熱血編輯部 Editors on Fire】by 舒展超

【第2章】命名會議

「What the……這都可以做雜誌名?」

幾個月之前,在同一個會議室中,同樣的想法也縈繞着房中各人的心。

那次不知是新雜誌的第幾次創刊會議了,而會議的主要目的是要盡快定出新雜誌的名字。正所謂「唔怕生壞命,最怕改壞名」,一本新雜誌的名字自然極之重要,它不但反映了其市場定位,亦是給予讀者的第一印象。創刊團隊已為此而商討了好幾次,但仍未有定案。

新雜誌的創刊團隊,已由起初的數人,擴展到近20人。那時在會議室中開會的,除了站在白板前的出版人莊子之外,還有坐着的另外六、七人。

只見在圓形大會議桌上,鋪滿了幾十張的小紙條,上面寫着的,正是大家建議的一大堆新雜誌名字。莊子正在把那些名字一一讀出,然後把大家覺得可以考慮的選擇,寫在白板上。

「《西西你睹》?這是誰想出來的?」莊子尖聲道。

「是我,是我。」一位金髮男舉手,嬉皮笑臉地道。

「What the……這都可以做雜誌名?」幾位與會者心中想道,但又忍住不作反應。

「大龍哥,你假假地也是城中『四大名編』,認真地給點建議好嗎?」莊子沒好氣地說。

***   ***   ***

對,這位半頭金髮、皮膚棕黑、未到中年已開始發福的男子,正是傳說中的城中「四大名編」之一:洪大龍。

他雖然才三十出頭,編輯雜誌經驗卻相當豐富,曾在多家大小雜誌擔任編務,且涉獵範圍甚廣。據說,城中那本無人不知的成人雜誌《龍虎鳯》亦曾由他出任過主編,且在他改革之下,銷量突飛猛進。不過,他本人卻一直否認有在《龍虎鳯》任職過。

然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,是他早前擔任《視周刊》副總編輯時的漂亮一役。在他精心策劃之下,連續數期的封面故事都把對手《萬周刊》壓下去。自此,洪大龍的名號在行內響起,城中原來的「三大名編」就多了一員變成「四大名編」。

同時,西域集團亦加倍重用洪大龍,在委任莊子創辦新雜誌之時,一併委任洪大龍為新雜誌總編輯。

***   ***   ***

只聽洪大龍半笑着,揚聲抗議道:「我是很認真的!首先我們集團的刊物一定要有個『視』字或『Sight』字,《西西你睹》即是《Sight Sight You Look》,很有意思吧!」

「What the duck……咁都得?」坐在洪大龍身旁的美術主任「花奇森」訕笑着道:「我想的那些『西』字頭比你好得多了,甚麼『四大名編』!」

「例如?」洪大龍語帶挑戰。

「花奇森」一輪嘴地說:「例如:《西方不敗》啦、《西域雄See》啦、《好西利》啦、《一路向西》啦,還有……《西急》啦!」

洪大龍「哈」了一聲,說:「不是已經有本鹹書叫《西急》麼?英文名叫做《Scoop》!」

「是麼?我真的不知道,鹹書市場我們不夠你熟悉啦,大龍哥。其實我想問你很久了,」「花奇森」故作認真道:「《龍虎鳯》這個名字,也是你想出來的嗎?真的十分經典呢!」

洪總編知道自己被耍,半句粗話已在口邊。只見「花奇森」一臉得意地向其他人在打眼色,莊子忙不迭說:「阿森你不要笑大龍吧,英雄莫問出處呀!」

「是的,大當家。」「花奇森」決定收歛一下,大約三分鐘吧。

***   ***   ***

「花奇森」是新雜誌美術主任的綽號,因為他的本名實在太過平凡,平凡到大家都不會記得住的;反而「花奇森」這個名字在西域集團上下無人不知,而大家也慣稱他為阿森。

但有關他的事,大家所知的不多。多年來,他曾於西域集團多個部門任職,據說是由低做起。有說他根本沒有讀過美術設計,但後來也成為了《大視報》美術部的重要一員。今回他被委任為新雜誌的美術主任,更令不少人大感不惑,因而傳出了種種猜測,說是由於他與莊子私交甚焉,甚至說這是出於集團高層的聖旨云云。

但無論如何,阿森的溝通能力卻是一致公認的。他與集團中數千人的任何一位,上至管理高層下至清潔阿嬸,都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攀談、侃侃而談、無所不談,而且絕非虛偽造作,而是予人盛情洋溢、由心關切的感覺;所以說,「花奇森」這個人在集團上下無人不知,因為大家都曾被他攀談過,而不少交情也就這樣談了出來。

正因如此,阿森自自然然就成為了一個「情報中心」。

也許亦正因如此,他才會被委以重任。

***   ***   ***

話說回來,「花奇森」似乎很喜歡頂撞、挑釁洪大龍。

也不是說,他們之間有些甚麼前科或私怨。但報刊編輯部與美術部之間,永恆地都會有一種亦敵亦友的複雜關係。而這種微妙關係最常在兩者主管(即總編輯與美術主任)之間的交集中呈現出來,有時是火花,有時是煙花。

靜了不到三分鐘,阿森又起哄:「其實我們這樣『西』來『西』去也不是辧法,我們已經篩了許多次也得不出個所以然,大家都知道最大問題就是集團的政策。」他頓了頓,向洪大龍道:「倒不如大龍哥你認真點,正式向公司提出,新雜誌名不要再用『視』字或『Sight』字吧!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洪大龍面有難色。

會議室中的其他人都望向洪大龍,又望向莊子。與會者中,只有阿森代表美術部,其餘都是編輯部及採訪部的成員。他們心中都認為,阿森這樣問洪總編似乎不太恰當,因為出版人莊子才應該是向集團請示的代表。

莊子卻不以為然,坐了下來,撓手思索。

其他人卻開始七嘴八舌。

「如果真的可以解禁,那就可以有許多好玩的名字可選了!」

「那未必是好事,可能我們反而要開多幾十次會!」

「對呀!『選擇愈多,就更難選擇!』這句可是曼德拉的名言呢!」

「真的假的?『四爺』你不要亂拋書包!」

「的確是有這句的,不過不是出自曼德拉,而是花師奶!」

「哈哈哈!」

大家哄笑着,愈扯愈遠,會議開始失控。只見莊子眉心一皺,半微笑半苦笑。

這時,會議中一直未曾發聲的一人,忽冷冷地揚聲道:「談不成就散會吧,別浪費大家的時間,外面還有許多工作在等着。」說畢,竟猛地站了起來,大步離開會議室。

大家都怔了一怔,會議室像突然降了溫。洪大龍連忙打趣道:「玩啦玩啦,又玩出火了!」

莊子關切地問:「他昨天很晚才下班嗎?還是做到天亮?應該只是睡得不好,有下床氣吧。」

阿森搭嘴道:「不會呀,他習慣了三更半夜都不睡覺的,我就喜歡叫他做『蝙蝠公子』。」

「『蝙蝠公子』?大家不是都叫他做『鹹蛋超人』嗎?我好亂呀!」

洪大龍還想說點甚麼,忽然「咦」一聲,卻見剛才還一臉冷漠的「蝙蝠公子」/「鹹蛋超人」,忽又飄進了會議室,若無其事地回到他原來的座位之上。

各人面面相覷,搞不懂是甚麼狀況。有人想笑,但笑不出來;有人想說話,但不知說些甚麼好。會議室竟如此靜默了近兩分鐘。

那人卻忽然開口:「呀,我剛才去洗手間之時,又想出了這幾個名字!大家看看。」然後快手疾書,把幾個名字寫在紙條上,放到會議桌中央。

眾人把目光投向桌上,然後紛紛露出不滿的表情。洪大龍說:「全部都沒有『Sight』的?『視』字也沒有喎!」

「對呀,正是要如此;」那人正色道:「要說服公司打破用『Sight』字的傳統,似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,但若要成功,至少我們也得提交一些沒有『Sight』的絕世好名,好到高層們不能不接受吧。」

有人表示同意。「花奇森」道:「果然是『蝙蝠公子』!去完廁所解決,就即刻有解決方案!」

那位「四爺」說:「『要解決難題,先去廁所解決。』——這一句也是曼德拉的名言啊!」

「你又胡說八道!」大家又開始你一言、我一語起來。

***   ***   ***

莊子卻一直沒有作聲,只盯着桌子中央的其中一張紙條。

——正是那人剛剛寫的其中一張。

上面的名字,令他若有所思。

在大家沒有留意之下,他靜俏俏地拿起那張紙條,看了看,沉吟了一會,正想把它讀出來、把那名字寫上白板。但他還是改變了主意,靜俏俏地把紙條收入衣袋中。

整個過程很快、很自然,幾乎沒有人注意到。除了他。

當然是他。

一雙冷眼。

正是那人。

 

(舒展超,稿於2020年5月26日)

(全文未完,請看後續,並敬請Like Page、Like Post、Share,謝謝支持。)

(版權所有。本作品純屬虛構,故事中涉及的人名、地名等內容,不應當與現實世界產生直接對應聯繫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