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玩派,又再復活!

DSC00736

今日是「耶穌受難節」與「復活節」之間的那個星期六,即係叫乜節?原來叫「神聖周六」(Holy Saturday)。如此神聖的日子,當然要做一些超級神聖的事,就是讓舒展超的Blog再次復活。

話說在下任職的公司有人忽發奇想,說要搞一些Blogger Event,吩咐大家四出尋找城中的人氣Blogger們。我心諗,你真係有眼不識泰山!香港史上第一代Blogger之一,就正正在你面前啦!只不過,香港人而家個個都日夜以「書」洗「臉」,仲有人Blogging嗎?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6】「導航員」與「臉書病」

記得許多許多年之前,自己還沒有駕車。有次坐某君的車子後座,他一邊駕駛,他太太在前座導航席上就一邊不停地「導航」,比司機更加注意路面情況:「小心前面架車」、「開慢些,前面有影快相」、「走左線,準備轉左」……那時我心中暗笑。

固然某君的駕駛技術一向麻麻,聽說還試過在海底隧道內撞車。但他太太如此亦步亦趨地叮囑,已經近似教車師傅的程度,實在令我覺得可笑……我當時是那麼想的。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5】鯊魚、燕子、小豬與雞

有些東西,我真的想不通。

我明白為何有些人反對中式宴會以魚翅作為菜式。我明白,魚翅的採集涉及殘忍的手段,威脅著鯊魚的生存,且嚴重影響海洋生態。

可是我不明白,反對以魚翅上桌的人,居然會用燕窩來代替。

我不是環保專家,但我隨手在「維基百科」鍵入「燕窩」一詞,也能找到以下資料:「在一些燕窩出產地區,由於人類過度採摘,造成金絲燕瀕臨滅絕。在一些地方,比如廣東燕岩、海南大洲島,已經禁止採摘燕窩。」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4】洗碗的迷思

不要再自欺欺人了。

我們根本沒有資格說甚麼環保。

每當我在洗碗的時候,我都會問自己:用紙杯,真的是不環保嗎?用玻璃杯,真的較環保嗎?

在家喝一杯飲料,當然不會無端端用紙杯,只會用玻璃杯或瓷杯。但有沒有算過,用完一個杯之後,要用多少的水來清潔那杯?我可以肯定的說,所用的水量,遠遠大於那杯飲品的容量,才能把杯洗乾淨。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3】一蚊雞早餐

早晨早晨,食了早餐未?你今朝食個早餐幾錢?相信都要廿幾卅元吧,真是一點也不便宜。

前文談到我們小時候的簡單生活,忽然又想起那時的早餐也相當簡單。

我記得自己開始上小學時,許多時母親準備的所謂「早餐」,只是一杯熱阿華田加蛋……對,是把一隻生雞蛋打進熱華田中。無論是不是把蛋黃打散,個人都覺得十分難喝,如此一杯東西喝幾個字也不能喝完……今時今日,如果大家去茶餐廳叫一杯「熱華田加蛋」,相信也會換來夥計們奇異的眼光吧!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2】簡單日子

我經常在想,其實很難去責難時下一些年輕人的言行,因為他們一生下來就是在經濟富足的環境,未曾經歷過相對物質貧乏的日子。

當然,我也不能說自己的童年很「窮困」,因為自己已經是出生在一個小康之家,至少沒有住過木屋、徙置區、公屋、廉租屋之類,自小就是住在私人樓。順帶一提,那個460呎的單位,當年(60年代尾)全新的售價是2萬餘元。

但是,我不時回想一下自己童年生活的點點滴滴,相對於今時今日,實在是十分簡樸。以下是一些隨手拈來的例子,若你與我年紀相若的話,應該會有些共鳴吧。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1】儲戲飛

曾幾何時,有一種習慣、興趣、嗜好,是「儲戲票」(儲戲飛)。

說的不是今時今日,電影院票房以電腦打印出來的戲票。而是若干年代之前,那種以人手用蠟筆劃位、人手撕出來的戲飛。那種一般是粉紅色、薄薄的戲票上,只會印有著電影院的名字(諸如普慶、海運、凱聲、金聲等)以及場次(兩點半、五點半、九點半之類)。至於日期,是用原子印「吸」上去的。有關電影名字,更是完全欠奉。

繼續閱讀

【無聊才寫字002】那天,我甩了一隻大牙

三歲小孩子都知道,「講大話,甩大牙」。我,最近有講過大話嗎?

有的。基本上,人人都會講大話(說謊),只是程度問題而已。所以,人人都會甩大牙。如果你沒甩過大牙(乳齒),你根本不會擁有目前完整的一排牙齒(恆齒)吧。

可是,我今次甩的大牙,是恆齒。原來,這會引發起一股很複雜的心情……

繼續閱讀

【無聊才寫字001】執波與救乒

我每天遛狗,總會經過一段路,是在網球場的「下面」。

對,那個網球場建在半空,即是某屋苑的半台,我就在它樓下的一段路經過。好幾次,走著走著,忽然有網球從天而降,幸而每次都沒有「中頭獎」。

那些掉下來的網球,從來不會有人來執拾。在打網球的人,大概會覺得區區一個網球,才十元八塊吧,不值得他們大費周章地,由樓上的網球場跑到樓下來「執波」。

繼續閱讀

來自星星的大長今(2014/02/24)

自從2005年5月,《大長今》創出了香港電視史上劇集最高收視紀錄(最高50點,約329萬觀眾收看)後,「電視大台」在慶功之餘,亦暗暗下了一大決定:從此不再於黃金時段播放外購劇。

《大長今》的收視奇蹟,亦同時是「電視大台」的一大恥辱。然「電視大台」管理層並沒有反省自身劇集製作的不足與落後,卻探取了「閉關自守」政策,自欺欺人地封鎖外購劇,繼續做其香港大台。自此,香港電視劇的水準由七、八十年代的亞洲領導者地位,不進則退地,漸漸落後於亞洲其他地區的劇集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