培正小散文017:級社撞名

PC

對上一篇《培正小散文》,居然是三年半前了。

這幾年內,母校都發生了不少事,頗值得記述。然而,縱觀香港社會上所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,更加令人憂心;相比之下,對母校的事情大家也許就比較不上心了。再者,這幾年我個人在職場上浮浮沉沉,說得白一點是要掙扎求存,自然沒有太多雅興去月旦母校之事。

感恩,去年年末得以加入了一個能發揮所長的團隊,且半年來總算發展穩定。近日因工作之緣故,接連接觸幾位培正校友,包括羅乃萱師姐(也是師母)、傳媒人梁家權,及即將接任校長的何力高等。忽然間又被「紅藍魔咒」圍繞,又生起了要寫《培正小散文》之心情……

繼續閱讀

培正小散文016:培正之「死」(上)

上一篇《培正小散文》,原來已是超過兩年前的事了。

那段時間,忽然紅藍熱血上腦,由2012年2月21日到8月20日足足半年,寫了15篇出來,月旦培正舊事,引來不少迴響。不過,上腦過後,趨於平淡。這一兩年來自己對母校的看法與感覺,亦有不少變化,若然動筆,肯定會流於批判多於讚美;在已經太過紛擾的紅藍世界,自覺無謂再多加一把聲音了。

所以大家看到本篇的標題《培正之「死」》,不要誤會我是在咒詛母校,或發表甚麼有關母校的長篇大論,不是不是。這標題,純粹是用來吸引大家的眼球而已。當然,本文與「培正」及「死亡」,是絕對有關的。

──說的是,我在培正經歷過的死亡事件。

繼續閱讀

培正小散文015:沙餾水之味

這日在赤柱海邊、球場側的公廁外,見到有個外表很金屬Feel的公共飲水器,相當先進。只要一按旁邊的按鈕,那個水龍頭就會慢慢升起,徐徐噴出可供飲用的乾淨食水。那就是所謂的「沙餾水」,因為那些水並非煮沸過的熟水,而是只用「沙餾」的方法把水喉水過濾過而已。

繼續閱讀

培正小散文013:「收紙袋」與「五百」

「收~紙~袋!」

單單看到以上這三個字,你就已經知道我在說甚麼的話,你絕對是培正自己友!你也一定會知道,「收紙袋」的「袋」字,其獨特的發音是:「代」!

「收~紙~『代』!」

還用我多寫嗎?培正小學,勞作堂,鄭老師。

繼續閱讀

培正小散文012:悼念大禮堂

對不起,實在不得不用上「悼念」這個詞,來作為本文的題目;因為,我的心情真的是在「悼念」──悼念那已不再存在、已「死」了的「培正大禮堂」。

或曰:禮堂仍在吧!中學部不是早就建成了甚麼「禮堂及綜合大樓」,禮堂就在它的一樓呢!

──對不起,那不是我們的「培正大禮堂」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