培正小散文016:培正之「死」(上)

上一篇《培正小散文》,原來已是超過兩年前的事了。

那段時間,忽然紅藍熱血上腦,由2012年2月21日到8月20日足足半年,寫了15篇出來,月旦培正舊事,引來不少迴響。不過,上腦過後,趨於平淡。這一兩年來自己對母校的看法與感覺,亦有不少變化,若然動筆,肯定會流於批判多於讚美;在已經太過紛擾的紅藍世界,自覺無謂再多加一把聲音了。

所以大家看到本篇的標題《培正之「死」》,不要誤會我是在咒詛母校,或發表甚麼有關母校的長篇大論,不是不是。這標題,純粹是用來吸引大家的眼球而已。當然,本文與「培正」及「死亡」,是絕對有關的。

──說的是,我在培正經歷過的死亡事件。

繼續閱讀

【無聊才寫字002】那天,我甩了一隻大牙

三歲小孩子都知道,「講大話,甩大牙」。我,最近有講過大話嗎?

有的。基本上,人人都會講大話(說謊),只是程度問題而已。所以,人人都會甩大牙。如果你沒甩過大牙(乳齒),你根本不會擁有目前完整的一排牙齒(恆齒)吧。

可是,我今次甩的大牙,是恆齒。原來,這會引發起一股很複雜的心情……

繼續閱讀

【無聊才寫字001】執波與救乒

我每天遛狗,總會經過一段路,是在網球場的「下面」。

對,那個網球場建在半空,即是某屋苑的半台,我就在它樓下的一段路經過。好幾次,走著走著,忽然有網球從天而降,幸而每次都沒有「中頭獎」。

那些掉下來的網球,從來不會有人來執拾。在打網球的人,大概會覺得區區一個網球,才十元八塊吧,不值得他們大費周章地,由樓上的網球場跑到樓下來「執波」。

繼續閱讀

來自星星的大長今(2014/02/24)

自從2005年5月,《大長今》創出了香港電視史上劇集最高收視紀錄(最高50點,約329萬觀眾收看)後,「電視大台」在慶功之餘,亦暗暗下了一大決定:從此不再於黃金時段播放外購劇。

《大長今》的收視奇蹟,亦同時是「電視大台」的一大恥辱。然「電視大台」管理層並沒有反省自身劇集製作的不足與落後,卻探取了「閉關自守」政策,自欺欺人地封鎖外購劇,繼續做其香港大台。自此,香港電視劇的水準由七、八十年代的亞洲領導者地位,不進則退地,漸漸落後於亞洲其他地區的劇集。

繼續閱讀

為丁丁禱告的故事

1157535_10151873920948142_1693287725_n

2010年8月17日約下午5時,唐狗女丁丁被人發現在柴灣康翠台附近、工廠區通往張振興中學長樓梯。當時下著大兩,只有幾個月大的她趴在地上動也不動。發現者馬上通知義工,把丁丁暫時安置在獸醫診所。(圖中是8月18日丁丁被獸醫檢查時的情況。)

樣子有點似柴犬的丁丁,獸醫估計她最多7個月大,沒有晶片,牙齒健康。義工們隨即在Facebook發布丁丁的領養呼籲。結果她在診所暫住了個多月,一直沒人領養,連一個問的人都沒有。

繼續閱讀

不了了之(2013/08/02)

屢試不爽,不吐不快。

真的很不爽。

因在下在傳媒打滾多年、薄有名氣,每隔一段日子,總會收到行家、舊同事,或完全不認識的人士來電,「誠意」邀請我幫忙。有時是邀請我撰稿,有時是邀請我參與活動,有時是邀請我提供意見。

每次接到這些電話,無論在下答應幫忙與否,定必用心聆聽、用心回應,並盡可能幫對方的忙。當然,這些事情多數不會在一次電話溝通後就能定案,於是通話的結尾,總會是初步答允,詳情嘛過幾天再通電話云云。

繼續閱讀

培正小散文015:沙餾水之味

這日在赤柱海邊、球場側的公廁外,見到有個外表很金屬Feel的公共飲水器,相當先進。只要一按旁邊的按鈕,那個水龍頭就會慢慢升起,徐徐噴出可供飲用的乾淨食水。那就是所謂的「沙餾水」,因為那些水並非煮沸過的熟水,而是只用「沙餾」的方法把水喉水過濾過而已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