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達與StartUp

3437802543757656

「白色基地號」其實就是一間StartUp吧。

今年公司的暑期實習生,迎來了好幾位97年生的少女。辦公室內,馬上就有了很不同的氣氛。

而幾位明明是去年才加入公司的畢業新人,工作一年都未夠,忽然就變成了師兄師姐,擔起了面試、取錄、訓練實習生的重任來。只能說,這就是StartUp(初創公司)的步伐。

經典動畫《機動戰士高達》(第一代,宇宙曆UC0078年)的故事,一班住在衛星7號的少年人和孩子,逃避戰亂踏上了太空母艦「白色基地號」(White Base)。因成年人大都戰死,而敵軍又繼續追擊,於是年僅16歲的少年主角阿寶,坐進了新型機械人高達的駕駛艙,開展了「新類型人」的傳奇故事。而指揮全艦的臨時艦長布拉度(TVB譯名林友德),也只不過是19歲而已。

想來,「白色基地」也像是一間StartUp。有新概念或新技術(高達),有年輕的創新者(阿寶和艦長),也同時有資源不足的問題(欠補給),以及面臨一定的危機(被追擊)。

高達的故事,發展是這樣的:「白色基地」邊戰邊逃,因著高達的優越性能和阿寶的潛能覺醒,跨過了幾次危機,這包括了敵方紅人紅彗星馬沙等的狂攻。戰艦成功抵達地球的聯邦軍基地,得到補給和支援,而且全員被編入為正規軍,成為了聯邦軍抗敵的主力,更成為了整場戰爭的傳奇。

StartUp的走向,卻不一定如此。的確,有些StartUp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,有日會成為傳奇。但眼見戰場中有不少的艦隻,得到補給(Funding)後卻四處開火、亂槍亂炮的,浪費彈藥也消耗人才。

今日就讀到一則報道,有家內地單車共享公司,投入了千萬資金,結果泡湯,能收回的單車只有幾十部…… 傳奇StartUp背後,其實更多的是這種奇聞,中外皆是。

話說回來,在下這個「老兵」,今夏就要幫手教導這班97世代的「新類型人」駕駛高達了。說實在,暑假的話,還是與她們一起到大尾篤試試共享單車樂,會好玩得多吧。

舒展超(2017年6月27日)

「我是Celine,她是Dion」

大家應該已很熟悉以下這一幕對話了。

「你有兄弟姐妹嗎?」「我有個妹妹。」「她叫甚麼名字?」「她叫Dion。我是Celine,她是Dion。」「噢,你父母一定很愛Celine Dion了。」「是的。」

多麼造作的設計對白。主持人為何東不問西不問,就偏偏問小女孩「你有兄弟姐妹嗎」,正是要帶出以下的預設對話。你說事前沒有預先夾過嗎?打死我也不信囉。

其實都幾慘。打從一出生開始,就已經被父母編好了程序,要走這條路;就連名字都已經設定了與著名歌手相同,讓她們天天都要被浸淫在那培養液中,根本就是另一種形式的洗腦吧。

我忽發奇想。

「你有兄弟姐妹嗎?」「我有個弟弟。」「他叫甚麼名字?」「他叫路德。我是馬丁,他是路德。」「噢,你父母一定是很虔誠的教徒了。」「是的,我爸爸是牧師。」

——說起來,我有位小學同學如今是牧師,他的父親也的確是位牧師。我同學的名字既非馬丁也不是路德,不過也近了:提摩太。但我不知道世伯的英文名是否保羅。(註:保羅乃提摩太的老師。)

「你有兄弟姐妹嗎?」「我有個弟弟。」「他叫甚麼名字?」「他叫佐敦。我是米高,他是佐敦。」「噢,你父親一定是米高佐敦的粉絲了。」「也算是吧,其實他是賣波鞋的。」

——這個嘛,我只想起姚明的雙親,也是職業籃球員。

「你有兄弟姐妹嗎?」「我有個弟弟。」「他叫甚麼名字?」「他叫D2。我是R2,他是D2。」「噢,你父母一定是《星球大戰》粉絲了。」「是的,我們還有一隻狗叫Indiana。」

——咦?某某君的那對子女,英文名好像真的是Luke及Leia呢!

你的名字中,有這種「預設」嗎?我赫然發現,我的本名,原來是魯迅那百多個筆名之中的一個……難道我的名字之中也有父母的Hidden Agenda?難怪我又要在文字中繼續默默耕耘了。

舒展超(2017年6月24日)

打工有得打泰拳

Image uploaded from iOS_1

老闆,我真係好努力囉!

職場生涯廿餘年,從未試過像今天這樣,穿短褲、涼鞋上班。

皆因老闆忽發奇想,定了這個周五下午,全體同事一同去打泰拳。

這是所謂Startup(初創)公司的一大特色,時不時會搞一些Team Building(團隊建立)活動,提高一下士氣、犒賞一下同事。例如早前,也搞過周五半日離島行山海鮮團。

以前任職另一間Startup也一樣,試過某周五半日入西貢打保齡,又試過全體同事抽半日去玩密室逃脫遊戲。可笑的是,那次密室逃脫活動後不久,該公司泰半同事開始逐一逃離公司,紛紛轉工,真係大吉利市。可見,這類活動是否真能提升士氣,實在可圈可點。

不過,有總好過沒吧。就像這天,明明上午中午大家仍在趕大Project的,忙得不可開交。然後下午,大家暫時可以放下工作一陣子,齊齊跳進另一環境,共同體驗平日很少做的事……

說好的打泰拳呢?為何我忽然要聽命於三唔識七的教練,又做拉筋又做Push Up又做Sit Up又做Prank……累死我了!打份工啫!

真正打拳的部分,我寫不下去了。因為我在回家路上的巴士中,寫寫下已經頂不順,早抖。

舒展超(2017年6月23日)

大玩派,真復活!(今次真係真)

係,又復活,真係復活,無限復活。

記得不久之前,發表了一篇《大玩派,又再復活!》的文字。說是不久之前,原來都已經……1年又3個月了(2016年3月26日)。

這年多以來,人生又起了不少變化。我做過英雄,又做過奸角;做過甘道夫帶住班哈比人去搵魔戒,但忽然又轉場做咗磁力王帶壞班異能人大搞叛變……但其實甘道夫或磁力王,都係同一個人啫(Ian McKellen)。他一定和我一樣,是個雙子座(果然係,1939年5月25日出生)。

話說回來,在變化之中,又想尋回自我;我,就是舒展超,天天寫報章專欄的舒展超。專欄名字:大!玩!派!

一直很懷疑,有個電台節目名是抄我的。當年我還在大台的官方雜誌任職,而大台的那位高層「大師」忽然出事離職,轉到了電台再任高層。他上任新職不久,該電台節目就大改革,然後就出現了一個新節目叫《大玩派》了。而在下的《大玩派》專欄,先是在1997年5月28日至2000年9月24日期間於《東方日報》副刊刊登,後來又於2003年3月3日至2012年6月30日在《星島日報》副刊發表,歷史悠久得多!

看著上面那些日子,深覺奇妙。1997年開始寫,至今剛好是20年。2012年6月30日結束專欄,至今剛好又5年。今日心有靈犀地忽然又想動筆,實在是一個絕妙的時機。

因此,心意已決,決心到一個點,連《舒展超 之 大玩派》新Blog也建構好了,甚至正式申請了網域(shuminger.com)!以後,新文章會天天(係,天天!希望啦)在Blog及Facebook Page同時發表……我始終覺得有一天Facebook會玩完或出事,所以還是有自己的Blog會好一點。

就這樣吧。我答應大家,下一篇新文章一定是明天出現,而不是在1年又3個月之後。

 

舒展超(2017年6月22日)

大玩派,又再復活!

DSC00736

今日是「耶穌受難節」與「復活節」之間的那個星期六,即係叫乜節?原來叫「神聖周六」(Holy Saturday)。如此神聖的日子,當然要做一些超級神聖的事,就是讓舒展超的Blog再次復活。

話說在下任職的公司有人忽發奇想,說要搞一些Blogger Event,吩咐大家四出尋找城中的人氣Blogger們。我心諗,你真係有眼不識泰山!香港史上第一代Blogger之一,就正正在你面前啦!只不過,香港人而家個個都日夜以「書」洗「臉」,仲有人Blogging嗎?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6】「導航員」與「臉書病」

記得許多許多年之前,自己還沒有駕車。有次坐某君的車子後座,他一邊駕駛,他太太在前座導航席上就一邊不停地「導航」,比司機更加注意路面情況:「小心前面架車」、「開慢些,前面有影快相」、「走左線,準備轉左」……那時我心中暗笑。

固然某君的駕駛技術一向麻麻,聽說還試過在海底隧道內撞車。但他太太如此亦步亦趨地叮囑,已經近似教車師傅的程度,實在令我覺得可笑……我當時是那麼想的。

繼續閱讀

【忽然想起一些事005】鯊魚、燕子、小豬與雞

有些東西,我真的想不通。

我明白為何有些人反對中式宴會以魚翅作為菜式。我明白,魚翅的採集涉及殘忍的手段,威脅著鯊魚的生存,且嚴重影響海洋生態。

可是我不明白,反對以魚翅上桌的人,居然會用燕窩來代替。

我不是環保專家,但我隨手在「維基百科」鍵入「燕窩」一詞,也能找到以下資料:「在一些燕窩出產地區,由於人類過度採摘,造成金絲燕瀕臨滅絕。在一些地方,比如廣東燕岩、海南大洲島,已經禁止採摘燕窩。」

繼續閱讀